首頁 » 維權動態 » 其他維權 » 瀏覽內容

鎮江艾滋案今日下午第三次庭審疾控泄露原告隱私或被訴

3360 0 發表評論

鎮江艾滋案今日下午第三次庭審

被告新增“不錄用決定是集體作出的”等三個新觀點
庭審記錄同時顯示疾控中心涉嫌泄露艾滋感染者隱私
天下公提供新聞線索,歡迎採訪報道
3月24日
採訪人聯繫方式:
於方強:南京天下公執行主任 13585142548 (陳新聯繫方式請向於方強索要)
李�:18017811247(原告代理律師,上海中夏旭波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鎮江新區管理委員會(電話:0511-83371023)
24日下午1點半,江蘇首例艾滋就業歧視案在鎮江經濟開發區法院進行了第三次開庭審理。據反歧視公益機構天下公負責人於方強介紹,這是全國艾滋就業歧視案中,開庭次數最多的一例。此前,於方強所在機構協助了全國第一起至第四起艾滋就業歧視案。於方強對推動案件背後的政策改變充滿信心。
此次庭審主要就被告鎮江新區管理委員會的證人進行質證。周姓陪同體檢人員向法院證明,陳新沒有參加第三次的複檢,因此原告陳新系主動放棄體檢,從而喪失了錄取資格。但遭到原告律師反駁。原告代理律師上海中夏旭波律師事務所律師李�認為:“原告沒有去進行第三次體檢,是因為當天要參加某考試。該情況原告早就告知被告。被告並沒有在當時告知不參加第二次體檢即是放棄體檢。且原告參加了第一次第二次體檢,流程上並無不妥。被告現在拿出一份文件來說通知體檢時間是合理的,不參加第三次體檢就是放棄體檢,只是是事後補救。因此我認為與本案無關,也不認可兩者之間的關聯性。”
庭審中,被告鎮江新區管理委員會新增了如下觀點:1不錄用決定是集體作出的,電話錄音證據中工作人員的言論(拒絕錄用是因為體檢不合格)不能代表集體2該集體決定作出的依據不是原告體檢不合格,而是其他原因3原告因故未參加第二次體檢,即視為放棄體檢。
但在庭審過程中,原告方意外發現,疾控中心及醫院可能存在泄漏原告個人隱私的情況。原告律師表示,將與原告商量,是否需要另案起訴疾控中心及醫院。
於方強表示,儘管鎮江艾滋就業歧視案的訴訟過程十分艱難,但他留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被告竭力否認自己是因為艾滋病而拒絕錄用原告陳新。“這是之前的艾滋就業歧視案所沒有出現過的。以前原被告總是要為公務員體檢標準規定‘艾滋病不合格’而爭論不休。”於方強認為,這表明之前協助的四起艾滋就業歧視案是值得的。“2013年獲得第一例艾滋就業歧視賠償,2013年廣東省教師體檢資格標準刪除艾滋病不合格條款,這一切都表明,改變正在發生。”他對推動《公務員錄用體檢通用標準(試行)》刪除‘艾滋病不合格’充滿信心。
以下是24日庭審內容:
鎮江艾滋就業歧視案進展如下 :
下午一點半開庭,三點鐘結束。原告本人並未出席庭審。
1、被告舉證:
1)證人周俐莎(陪同體檢人員)證詞:第一次體檢在第一人民醫院進行。被告於24晚電話通知原告,25號上午還需要在第一人民醫院進行第二次體檢,第二次抽血檢查完畢,因為院方懷疑體檢結果存在問題,25在醫院抽完血馬上就要求去第二家醫院複檢,當時原告表明公司有考試沒時間了。周俐莎提出其曾經提醒過原告如果沒有走完體檢過程,視為自動放棄。
    原則上體檢複檢應在不同醫院進行。故此,在第一人民醫院進行的第二次體檢不能被稱為複檢,而應被稱為複查。故此,原告還需要配合進行第三次體檢,即複檢。
    另:第一次體檢後,院方懷疑原告攜帶HIV根據要求要在第二天進行確認,故第二次體檢是第一人民醫院要求,與被告沒有關係。
證明:被告拒絕錄用原告並非因為體檢結果不合格,而是因為原告自動放棄資格。
2)提出新的觀點:電話錄音證據中工作人員的言論(拒絕錄用是因為體檢不合格)不能代表集體;不錄用決定是集體作出的,該集體決定作出的依據不是原告體檢不合格。
2、原告質證:
 1)原告已經配合被告安排在第一人民醫院進行了一次抽血體檢,247點半以後電話通知25號上午還需要進行第二次體檢,25號原告要參加某考試的情況,原告早就告知被告,故原告25號去參加該考試,沒有去體檢。另外,被告事先並未告知原告第二次體檢是複查,第三次體檢是複檢。
根據被告自己提供的證據表明,複檢只有一次,也沒有事先對原告說有文件如何規定,在第二次抽血前也沒有說這僅是醫院要求。被告為了防止弄虛作假有權利告知複檢醫院,但卻沒有先安排複檢醫院,現在才拿出一份文件來說通知體檢時間是合理的什麼,認為是事後補救,且與本案無關,關聯性亦不認可。
故不能證明原告放棄資格。
   2)目前被告沒有證據證明拒絕錄用決定是由集體作出的,也沒有辦法證明該集體決定作出的依據是原告體檢不合格之外的原因
3、法庭:
   1)需要對原告本人進行詢問:是否接到電話通知第三次體檢;陪同體檢人員周俐莎是否告知原告沒有走完體檢過程,視為自動放棄;原告對這些作出何種回應等。(由於原告工作日不能參加庭審,故此會將詢問放在周末進行)
   2)被告需要提交證據證明:拒絕錄用決定是由集體作出的,並且該集體決定作出的依據是原告體檢不合格之外的原因。
4、補充:(HIV攜帶者隱私保護問題)
(原告律師詢問被告方證人周俐莎)
問:你是怎麼知道原告體檢結果HIV呈陽性的,誰告訴你的?
答:根據第一次體檢結果,院方懷疑,所以根據要求要在第二天進行確認。因為有規定,所以不會出具書面報告。結果送市疾控檢驗後,疾控也不會出具相關報告。我們也沒有得到過確切的結果,只是懷疑。
問:你是口頭得知的是嗎?誰告訴你的?醫院還是疾控?
答:醫院告訴的。是疾控反饋給醫院的,醫院告知我,在2012年市疾控已經有備案
被告曾經就原告感染艾滋問題反問原告:你不是早就知道你得了么(說明市疾控已經將原告信息透露給被告)
    被告方證人周俐莎提出,院方是從疾控處得知原告可能是HIV攜帶者(2012年原告感染艾滋已經在疾控備過案)。而周俐莎從院方得知:因為原告可能是HIV攜帶者,所以院方認為有必要讓原告進行第二次體檢。

於方強 Yu Fangqiang   Executive Director of Justice for All 

反歧視免費電話(hotline):025-84542526     Cell:+86-135-8514-2548
南京天下公 是政策倡導型公益機構,致力於食品藥品安全倡導,及殘障、性別、艾滋等領域的反歧視倡導。期待以行動改變中國  
秦人無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復哀後人也
中國婦權Women’s Rights in China
郵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網址Website:www.wrchina.org

評論 共0條 (RSS 2.0) 發表評論

  1. 暫無評論,快搶沙發吧。

發表評論

  •   想要顯示頭像?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