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农村女婴辅助计划 » 浏览内容

辅助女婴 山里行

7298 0

中国妇权 姚诚

中国妇权在安徽省肥西县开展的第三个月,已经扩展到了高刘、高店、官亭、铭传四个乡镇,3月7日,笔者跟随中国妇权的志愿者来到了与六安交界的官亭镇金桥村,给生育女婴和孕妇发放辅助金。

金桥村地处大别山边缘,五十年代人工挖掘的淠河流经此处,属丘陵地带,是肥西县最为贫穷的村落,全村有2800多人,村民们居住的比较分散,我们初来乍到,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发钱地点,便选择了村委会这个中心位置。

IMG_5545

         前来领取辅助金的十几个村民早早的来到了这里等候。(Photo by WRIC )

    由于提前打了电话,领辅助金的十几个人都早早的来到了这里,当他们从我们的志愿者手中接过辅助金时,很多人还都以为是村计生办来发钱,当我们解释这是美国的一些非营利组织和善心人士为保护女婴而捐助的款项时,才解开了大家的疑惑,他们告诉我,计生办也登记过生女孩的资料,也说是政府会有补助金,但谁都没领到过,弄的在场的村干部十分难堪。

这里山不象山,田不象田,为了维护生计,大多数青壮年只能外出打工,在城里做一些苦力活,可也挣不到什么钱,,计生专干可能是长时间不能把政府的补助金发到位,因此说,对我们来发钱也是十分欢迎的。因此,我提出看看村里婴儿出生的情况,她也积极的拿出资料,并介绍了有关情况。

专干告诉我,该村今年共出生了9个孩子,7个男孩、2个女孩,性别比差的确实很大,计生工作越来越不好做,几乎都是在外打工而受孕出生的,究竟为什么男孩比女孩多了这么多,她也说不清楚,孕情也无法准确掌握。在我们发钱的时候,一个村民问,村里有个双腿残疾的妇女,能不能给些补助?她有残疾证却拿不到残疾人补助金,我当即打电话问了合肥市的一个残疾人朋友,他明确告诉我,只要有残疾证,政府肯定有补助金的,没有发的原因可能是村里扣下了,我问专干,她回答我说给了低保了,残疾金就不发了。

高刘镇五星村康妙涵康妙洁

高刘镇的双胞胎姐妹康妙涵、康妙洁。(Photo by WRIC )

在做女婴辅助计划以来,我走访了不少的村委会,一直对村干部动不动就组织旅游、喝酒等资金来源不甚明白,村不属于一级政府部门,应该说经费有限,低保经费也是上面按人口比例下拨的,就拿这位残疾人来讲,她占了一个低保名额,其残疾人补助村里就可以扣下了,而她本人可以拿残疾人补助金,将低保让给其他贫困的家庭,但村里却变通起来,将残疾补助金作为村委会的经费了。还有就是政府给生女孩家庭的补助金,我相信这笔钱政府肯定是下拨了的,其登记表我也都看了,很齐备,由于村民们都老实巴交,不敢天天找村干部来要,或者是来要了村干部用经费还没到等原因搪塞,那么,这笔钱估计也就不了了之了。

村干部的腐败在中国当前是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不仅仅发生在乌坎,几乎全国的村委会都是这样,越贫穷的村落越严重。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