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项目活动 » 尼姑庵女孩 » 浏览内容

尼姑庵女孩的故事 (上)

4183 0

中國婦權(WRIC)採訪報導(20082012

來源:WRIC報導        作者: WRIC義工馨蓮         發佈日期: 2008-3-13

一、文化名城 重男輕女思想嚴重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聽說六安和安慶的比丘尼們在生活極度困難的情況下,收養了很多被遺棄的女孩,借春節放假之際,我想去探個究竟,如果確有其事,我也好為孩子們做點什麼。

大雪剛過,由於多數地方交通受阻,我選擇了離合肥市較近、率屬於安慶市的桐城。

這是一個在明清時期赫赫有名的文化名城。當年以“桐城派”古文、散文著稱。曾多次出現過狀元和著名的文學家,還出現過一家三朝為相。即便是現在,桐城的教育水準和文化氛圍在安徽省也是名列前茅的。在這樣一個人文素質較高,經濟並不落後的地方怎麼會頻頻發生丟棄兒童,尤其是丟棄自己親生骨肉的事件呢?

下了車,我直奔市佛教協會所在地—淨土蓮社。這裏住了四位比丘尼,接待我的心空法師向我大致的介紹了本社和附近尼姑庵收養女童的情況。

“我們社裡現在有3個女孩:”

老大:釋來興,1991年收養;

老二:釋唯一,1993年收養;

老三:釋宗和,2006年收養。”

“來興和唯一是人丟在廟門口的,宗和是我們路過車站時發現收養的”。

“為什麼都姓釋”?我不解的問。

“因為收養的孩子都不知道姓什麼,所以都跟著佛祖姓釋了”。心空解釋道。

“其他的寺院有沒有?”

“多的是。被遺棄的都是女孩,所以都收養在尼姑庵上,因為太多了,我們養不起,能送人的我們儘量送人了,實在沒人要的,只有我們自己養了,桐城一共有五十多座寺院,這些年來到底收養了多少人我們也沒法準確的統計。”

“我想去各個收養女孩的寺院裏去看看”。

“現在鄉下的雪還沒有化,交通也不便,不如就在城關的幾個廟裏走走。”

在心空師的陪同下,我又走訪了市內的古靈泉、秋風庵、白雲庵。

IMG_0022 copy

古泉靈及其他寺院的女孩們。 (WRIC義工馨蓮攝影2008春節)

古靈泉:6個

老大:釋泉偉,1991年收養;

老二:釋泉杏,1992年收養;

老三:釋柳應,1992年收養;

老四:釋泉根,1995年收養;

老五:釋泉回,1998年收養;

老六:釋泉林,2002年收養。

秋風庵:2個

老大:釋來應,1994年收養;

老二:釋謙珂,1999年收養。

白雲庵:2個 

老大:釋戒明,1992年收養;

老二:釋戒順,1998年收養。

僅僅走了城關的四個廟,就看到了13個收養的女孩,這四個庵裏的出家人加起來也沒收養的孩子多,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聽了師傅們的敘述,更讓我驚詫不已。

首先是這些孩子的來歷。這些孩子都是剛出生後即被父母拋棄的,有的穿了衣服,有的身上只裹了一塊布。不是被放在庵門口,就是丟在離廟不遠的樹林裏和路旁。孩子裏面最慘的要算泉根了,她出生後被父母放在草堆上燒,沒有被燒死,被路過的一個老奶奶發現了,送到了庵裏,然後師傅們將其送往醫院搶救過來了。看著小泉根又黑又瘦的樣子,我的眼裏充滿了淚水。

其次,為什麼被丟棄的都是女孩?師傅們介紹說,農村實行計劃生育,家家都希望能生男孩,為了留下生育指標再生男孩,所以不是將生下來的女孩弄死,就是丟掉,因為女孩子送人都不太願意要,知道出家人講慈悲,因此師傅們在廟門口揀到女嬰的事也就常常發生。古靈泉的聖應師說,光她自己揀到的女嬰也有十幾二十個了,有一年正月裏她連續三天揀到三個女嬰,太多了自己也記不清了。有一次廟門開遲了,一個孩子在廟門口被凍死了。

再次,孩子的撫養問題。因為孩子太多了,生活、教育負擔太重,97年在市里召開兩會時,他們交了一個提案,得到了批准,解決了當時孩子的戶口問題,且不分孩子大小,每人每月補助生活費70元人民幣。現在,收養孩子國家有了明確的規定,必須要三證齊全。因此,九七年以後收養的孩子都是沒有戶口的。

在經濟上,70元人民幣只夠買三袋奶粉,而且只能買最差最便宜的,師傅們說,沒錢的時候只能每天喂兩次,看著孩子餓的哇哇叫真的是很心疼,但是沒有辦法。孩子大了要讀書,小學初中還好一點,高中每學期要幾千塊,好在孩子們都很懂事,每天只吃幾毛錢的鹹菜。有的孩子到了初中畢業就主動提出不上學了,說是成績跟不上,其中真正的原因師傅們心裏都很明白,孩子們是為了減輕師父們的負擔。生了病師傅們都用土法子來治,現在上醫院真的是上不起,孩子們又沒有醫療保險,去一次都要好幾百,甚至上千,上哪弄去呀。

出家人都吃素,對於處在成長發育期的孩子來說,生活在這裏真的是不得已。我在探訪中發現,寺院周圍師傅們種的菜大多數都凍死了,沒錢買菜,大過年的大家只好天天吃鹹菜了,師傅和孩子們的臉上也都看不到什麼血色。

本想多住幾天,多走幾個地方,多看幾個孩子,可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看到她們在那樣艱苦的條件下生活,我真的做不到揣著錢離開她們,我把身上僅剩的二千元錢給她們分了分,趕著當日的最後一班車回合肥了。看著車外漂亮的高速路,川流不息的高級轎車,有誰能想的到哪些破舊的尼姑庵裏幾個尼姑在用那一點點香火錢養育著眾多的棄兒。我一個人的力量太有限,做不了許多,在這裏,我把這一鮮為人知的情況告訴大家,懇請伸出你們的手來,幫幫她們。

淨土蓮社:00865566121902;    古泉靈:00865566132842

秋風庵:008613966637657;      白雲庵:00865566735110

二、撫養孩子艱難 尼姑不舍送福利院

 趁元宵節探親之際,我探訪了位於蚌埠市區的觀音庵。

在這之前,我通過朋友與六安市的多寶庵取得了聯繫,表示了想過去看看她們收養的六位女孩的近況,在介紹自己探訪的目的時,我說想為孩子們在國外募捐一些經費,沒想到的是,正是由於這一點被對方拒絕了。

為了吸取多寶庵的教訓,這次我只是作為一個香客來到觀音庵。正月十五一過,意味著農曆的新年結束了,庵裏顯得冷冷清清,大雄寶殿前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尼姑和兩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太,一個看上去十分瘦小的女孩子坐在一旁聽師傅和兩位老太太說話。

我把敬菩薩的的禮品呈上後,便和中年尼姑聊了起來。

“庵裏幾個師傅”?我問道。

“三個”。中年尼姑很友好的答到。

“這個孩子是幹什麼的”?我指了指坐在一旁的女孩子。

旁邊的老太太介紹說:“是師傅收養的,還有兩個不在家(庵)裏,一個在上幼稚園,一個讀初中。這一個(指坐在我身邊的女孩)有點傻,要不也不會在家(庵)裏呆著”。

“孩子是從哪里來的”?我繼續問到。

“是人家送到庵裏來的唄”?

“都是女孩”?

“那肯定嘍,男孩子誰還捨得丟掉呀”。

“那你們能養得起嗎”?

“養不起也得養,人家把她們丟在我們廟門口就是指望我們把她們養大,我怎麼能不管呢”。

“那真是難為你們了,現在一家養一個孩子都很吃力,你們卻養了三個,真的不容易”。

“是喲”。中年尼姑感歎道:“主要是孩子都沒戶口,我愁的是上學的費用。我打算為兩個讀書的孩子在農村買戶口,但農村的戶口在城裏上學還是要交借讀費。吃的穿的問題都不大,都是居士和香客們送來的,孩子們在這裏過的還行,托大家的福,苦是苦了一點,但比我小時候強多了”。

“沒有戶口為什麼不送到福利院去呢?送到那戶口的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送到那去?我可不捨得,施主恐怕對福利院還不了解,那裏面全都是一些歪鼻子邪眼、缺胳膊少腿的殘疾孩子,健全的孩子送進去用不了到三天,至多五天就會被賣掉的,如果賣給外國人,福利院會能撈很多錢呢”!

“孩子到我這來本來就很不幸了,我辛辛苦苦把她們養大,她們也不舍得離開我,打死我也不會送她們到那去”。

IMG_0002 copy IMG_0018

尼姑撫養長大的女孩。 (WRIC義工馨蓮、微微攝2008年春節)

聽了師傅這一番話,讓我突然弄明白了一件困擾我許久問題,那就是師傅們為什麼在這麼困難的情況,都不願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在來蚌埠之前,我給合肥市兒童福利院打了一個電話,說自已想在春節期間買點東西去看看孩子,接電話的人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她自稱是院裏的工作人員,我問合肥市兒童福利院一共有多少孩子?需要些什麼東西?接電話的女士說:有多少孩子我不能告訴你,這是紀律。我說我如果不知道有多少孩子,怎麼知道該買多少東西呀?女士回答道:多多益善。

難道福利院裏有多少孩子也是什麼秘密嗎?幹麻遮遮掩掩的。

從觀音庵出來時,我想給那個有點智障的女孩照張像,可轉頭一看,那女孩已經跑的遠遠的,並在用一種恐懼的眼神在看著我,女孩子不是很傻,她一定是聽到我和師傅談福利院時跑開的。以後我一定要注意這個問題,千萬不能在那些棄兒面前談什麼福利院了,因為她們好不容易才有了自己的家。

 

 

 

中国妇权Women’s Rights in China
邮箱E-mail:wrichina@yahoo.com
网址Website:www.wrchina.org
回到页首